江山文學網-原創澳門威尼斯人電子游藝-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楊柳春風 >> 短篇 >> 影視戲曲 >> 【楊柳】老樹新花(紫陽民歌劇)

  【楊柳】老樹新花(紫陽民歌劇)


作者︰嘮叨碎語 白丁,1.0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709發表時間︰2019-08-27 14:34:48
摘要︰本劇反映的是在脫貧攻堅關鍵年的2019年春、夏,秦巴山區臨川縣老樹溝村在第一書記孟成珍帶領下,真抓實干,引來外資,興辦康養產業,把脫貧致富的願望變成現實的故事。

老樹新花(紫陽民歌劇)
   編劇陳文通主題曲創作陳文通
   時間︰2019年春、夏。
   地點︰秦巴山區臨川縣老樹溝村。
   人物︰(以出場先後為序)
   侯志富︰男,三十出頭,老樹溝村民。簡稱侯。
   黃半仙︰男六十多歲,火車站擺地攤算命先生。簡稱黃。
   孟成珍︰女,四十歲,縣交通局副局長,駐老樹溝村扶貧工作隊隊長,老樹溝村第一書記。簡稱孟。
   向榮華︰女,二十七八歲,侯志富之妻,家庭婦女。簡稱妻。
   小花︰女,六歲,侯志富女,幼兒園學生。
   鄭遠興︰男,二十五六歲,縣獸醫站醫生,老樹溝村扶貧工作隊員。又稱“小鄭”。簡稱鄭。
   侯光明︰男,五十七歲,老樹溝村村主任。簡稱主任。
   父親︰六十多歲,侯志富父親。腿有殘疾。簡稱父。
   母親︰六十多歲,侯志富母親。多病。簡稱母。
   爺爺︰八十多歲。侯志富爺爺。半身不遂。簡稱爺。
   潘虎成︰五十七歲,老樹溝村村民。簡稱潘。
   廖支客︰五十多歲,老樹溝村民。外號“廖白嘴”,簡稱廖。
   梁新華︰男,三十多歲,四川人。“老樹新花康養公司”總經理。簡稱梁。
   群眾若干
   序幕火車站旁
   在主題歌《與時俱進山里人》歌聲中,幕啟。
   (布景︰某市火車站進站路旁,黃半仙和幾個戴棕色禮帽、茶色眼鏡的老頭,擺地攤,為來往旅客算命、看相。)
   (主題歌唱完第二段,暫停。侯志富披著沖鋒衣,心思沉重地拉著箱包上)
   侯︰(白)我的名字叫侯志富,年年穿的補疤褲。
   一年四季忙到頭,過年臘肉炖蘿卜。
   扶貧干部天天微信把我催,要我家搬到新房住。
   家里老的老來小的小,搬到城鎮去吃風喝屁。
   黃︰(白)南來的,北往的,到過澳門香港的。
   算命找我黃半仙,保你有吃又有穿。
   (望著侯志富等行人)
   過路的老板算一卦,走南闖北都不怕!
   過路的老板抽一簽,數票子數的你手發酸!
   (侯在卦攤前猶豫不決。)
   黃︰(白)算個命,二十塊錢,你買不了房子買不了田。二十塊錢不算多,不用請示你老婆;二十塊錢,也不貴,不用開個家庭會。這個老板,一看就是個八零後,只當爸爸不當舅。
   (侯微微一笑,黃竊喜)
   黃︰(白)老板,來,算一卦。你屬啥的?(侯蹲到地攤前)
   侯︰(白)屬蛇。
   黃︰(白)蛇蛻皮,你披衣,最怕逢沖遇到豬。雞牛相合遇豬沖,養豬致富總落空。說的不著調,分文都不要;若是說得對,隨意給小費!
   侯︰(白)(眉頭稍展)嗯!請先生算算我的財運。
   黃︰(白)看你面像,山根皺紋縱橫,印堂灰暗無光,心事重重,是個苦命人。此命生來最孤單,頭上還有兩重天。三親六故靠不上,千斤擔子你一人擔。
   侯︰(白)是呀,先生真是活神仙!我家中還有個爺爺,半身不遂多年了;父親幾年前下大雨去掏排水溝,被山石砸傷了腿;母親也常年病病唉唉的。家里還有老婆,孩子才上幼兒園。還有,我家里養豬總不順。不知啥時才交好運?
   黃︰(白)你是八九年己巳生人,是個當官的命。但脾氣不好。對人不陰也不陽,說句話能撞倒牆。倔強脾氣把你害,改變性格遇吉祥。老板啊!性格決定命運。你這倔脾氣只要一改,就要交好運了。對人謙和好運來,洗手間里遇總裁。和氣生財好運到,解手都能撿鈔票。
   侯︰(白)謝謝先生!借先生吉言!(掏錢。)
   黃︰(白)發了財,別忘了給我做廣告!
   侯︰(白)一定!一定!(下)(黃下)
  
   第一場路遇
   (布景︰驚蟄時節。農歷二月,秦巴山區,山清水秀,天空湛藍,柳絮紛飛。茶樹青青,櫻桃花開。山區集鎮逢場日,車水馬龍,人聲鼎沸。街頭路旁一塊大石頭上寫著“楊柳鎮”三個字)
   (隨著布景緩緩展開,主題歌《與時俱進山里人》從第三段開始唱起,歌聲結束時,孟成珍上)
   孟︰(唱)
   柳絮飛,紫燕回,風和日暖。
   老樹溝,搞扶貧,整整一年。
   習主席,發號令,五洲震撼。
   建強國,除貧困,踐行誓言。
   別城市,別親眷,走進深山。
   察民情,恤民意,重任扛肩。
   求精準,真扶貧,不圖表面,
   挪窮窩,拔窮根,沁人心田。
   選項目,搞對接,到人到點,
   吃穿住,醫與教,不再困難。
   嘔心血,灑汗水,真抓實干,
   定把這,荒山嶺,變成金山!
   (白)我叫孟成珍,原來在縣交通局當副局長。去年正月,縣委派我到這邊遠的銀杏鎮老樹溝村擔任第一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這個村有980戶,3000多口人。大都居住在鎮政府後面的30里沿溝公路上面幾百米的半山腰里。這一年,我跑遍了全村每一戶人家,尤其對全村200多戶貧困戶家庭情況熟記在心。現在大部分貧困戶都搬到鎮上安置房居住去了。可是還有30多戶不願“挪窮窩”,硬要在原址居住。為這事,扶貧隊員和村干部們們跑斷了腿,磨破了嘴皮,還是一籌莫展。不過,仔細想起來,他們說的也有道理。今天我就回縣城去把這事向領導做個專題匯報。(妻拉著小花上)
   妻︰(白)孟書記!孟書記!
   孟︰(白)是榮華啊!你找我有事嗎?
   妻︰(白)孟書記,是這樣的。我想回娘家去住一段日子。听說你要回縣城,我們想搭個順風車,請您帶我們娘倆一段路。
   孟︰(白)(驚訝狀)你前天不是說,侯志富今天要回來嗎?你今天怎麼要回娘家去呢?
   妻︰(白)那個家,我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唱)習主席,發號令,精準扶貧。
   老樹溝,眾百姓,人人歡迎。
   新建了,居民點,窗明幾淨。
   大多數,貧困戶,離鄉進城。
   老侯家,三代人,腦筋愚笨,
   死守著,陡坡地,不住新村。
   這娃娃,今下年,就上小學,
   這村里,沒學校,心急如焚。
   孟︰(白)那你也等侯志富回來商量好了再回去嘛!
   小花︰(白)媽,孟姨說得對,等爸爸回來商量好了再說吧。
   妻︰(白)小娃子家,曉得什麼??l長嘴!
   (鄭遠興上)
   鄭︰(白)孟局長,還沒有走啊?
   孟︰(白)小鄭,學習結業了?你回來的很及時。正好有件事情我走這幾天要人落實。咱們村從外地買的魔芋種和黑木耳菌種馬上要到了,你要和村上侯主任商量按計劃把魔芋種和黑木耳菌種落實到戶、到地塊。
   鄭︰(白)沒問題,您放心回縣里去吧。
   (侯志富上,發現妻子)
   侯︰(白)這婆娘怎麼趕場來了?小花,你們怎麼在這里?
   小花︰(白)爸爸!媽媽!爸爸回來了!(妻頭扭一邊)
   孟︰(白)這就是侯志富同志嗎?(握手)
   侯︰(白)您是……?
   鄭︰(白)這是扶貧工作隊隊長、第一書記孟成珍局長。你是侯志富大哥啊!(握手)我是包你們村六、七、八、九四個村民小組的工作隊員鄭遠興,小鄭。
   侯︰(白)感謝!感謝!我就是人們說的“老樹溝,侯志富,年年穿的補疤褲”。雖然有時在群里聊天,卻沒有見過面。我不在家,多虧你們照顧我的家庭。太感謝你們了!
   孟、鄭︰(白)莫客氣!應該的!應該的!
   侯︰(白)榮華,是來接我的吧?走!咱們回家。
   妻︰(白)回你個辣子!想得倒美!你個挨刀死的,短命死的!天天給你發微信,你過年都不回來!昨天給你打一天電話打不通。我還以為車把你撞了,你死到外頭了!你現在跑回來干啥?
   侯︰(白)呵呵!我走得急,手機忘了充電。在火車上回了幾個微信,沒電了。就把手機關了。我一年沒回來,見面就先咒我!你還漲了本事了不成?
   (唱)這個婆娘脾氣瞎(讀ha哈),見面張口把我罵。人多眾廣敢咒我,順手給你兩嘴巴。(氣極,放衣服,挽袖子,給了向榮華兩耳光。)回去定把你打趴下!打趴下!
   妻︰(白)啊!你還敢打我!我不活了!打死人了!我要跟你離婚!走!鎮政府去!(兩人撕扯,孟、鄭急忙拉架)
   小花︰(不知所措白)媽媽!爸爸!(大哭)
   孟︰(白)侯志富呀!你這同志,脾氣咋就這麼大呢?在外打工一年多不回家,剛回來走到半路上,兩口子才見面就打架!你說為了多大個事情?
   侯︰(白)孟書記啊!你說我一年多沒回家,剛見面他就咒我咋不死到外面?這不是中了邪,發羊羔瘋嗎?
   孟︰(白)侯志富呀侯志富!不是因為我也是個女人,就偏向女人說話。
   (唱)你常年打工不在家,家里有三個老人一個娃,
   老人身體都不好,里外事情要靠榮華。
   吃苦受累誰幫她?受了委屈淚誰擦?
   清早忙到半夜里,與誰能說句貼心話?
   (白)這些事你想過沒有?今天見了你,她心里高興!當著你的面,說兩句氣話,發泄一下情緒,還不行嗎?虧你是個陝南人!紫陽民歌《郎在對門唱山歌》里面不就有“挨刀死的,短命死的”這幾句嗎?都上《星光大道》了,拍電影了!你不知道嗎?這不是罵你,這是愛你!
   (向榮華听孟書記說到傷心處,竟嚎啕大哭,小花也跟著嗚嗚地哭。孟書記急忙安慰)
   侯︰(白)孟書記,我這性子有點急,脾氣是不好。今天下了火車,算命先生也叫我改脾氣。
   鄭︰(白)“窮算八字富燒香”。算什麼命?我們的命運都掌握在自己手上。只要腳踏實地好好干,還怕脫不了貧?
   侯︰(白)算命先生算的可準啊!他說我“頭上還有兩座山,千斤擔子一人擔”。還說我們家里養雞、養牛好,喂豬不順利。這都是真的。
   孟︰(白)侯志富呀,你腦筋太簡單了!誰都知道,你們八零後,都是獨生子女。從你們的年齡分析,你們的爺爺、奶奶、父母應該都還健在。這不是“頭上還有兩座山,千斤擔子一人擔”嗎?還有,農村人誰都清楚,豬容易得病;牛、羊,很少得病。這麼簡單的道理,還需要花錢請算命先生算嗎?你也不想想,你家里——
   (唱)三個老人一個娃,全靠你媳婦向榮華
   里里外外一把手,累的頭昏眼也花。
   遇到牲畜得了病,急的心里像貓抓。
   買藥要跑十幾里,汗流浹背也顧不得擦。
   不像你爸養牛羊,趕上山就不管它。
   這里坡緩草茂盛,天黑才把它趕回家。
   (白)是不是這個理啊?
   侯︰(白)嗯,說的有道理。
   鄭︰(白)侯大哥啊!
   (唱)你們家住半山坡,沒有公路不通車。
   當年還不通電話,牲畜得病人受磨。
   去年我住你們村,兩次疫情也嚇人。
   幸虧我有常備藥,不用跑路求他人。
   你家養了兩頭豬,每頭足有兩百斤。
   賣了一頭烘一頭,腳棒還留著蒸蒸盆。
   孟︰(白)小鄭是縣農業農村局的獸醫師。大學生。去年分到咱老樹溝村扶貧,對全村家畜、家禽的發展,起的作用可大啦!
   侯︰(白)謝謝小鄭!
   鄭︰(白)不客氣!幫助貧困戶脫貧致富,是每個扶貧工作隊員應盡的職責。
   孟︰(唱)叫聲榮華你別生氣,這事也不怪志富。
   為了打工多掙錢,春節他堅持守工地。
   更怕遇到兒時伴,麻將館里天天聚。
   血汗錢若輸個光,全家老少都生氣。
   微信聊天他說過,他推遲回家我支持。
   不是我車子不帶你,你應該高高興興回家去。
   妻︰(唱)孟書記不帶我們走,我也不回老樹溝。侯家搬進新房住,娘家不會把我留。
   侯︰(白)嘿!就因為我打了你兩巴掌,就給我出這麼大個難題。
   妻︰(白邊說邊哽咽)你知道嗎?去年七月下暴雨,山上這些舊房子,電線短路。晚上停電了。我哄小花去睡覺。拿手機一照,床上盤了鋤把粗細的一根蛇。嚇得我腿一軟,和小花都癱坐到地上了。小花醒來又疼又害怕,哇哇直哭。
   鄭︰(白)真嚇人!我的腿都發軟了。後來咋弄的?
   妻︰(白)她爺爺拿了一根竹竿才把蛇趕走。這個床誰還敢睡覺?我讓小花跟他爺爺奶奶睡,我自己坐了一晚上。從那以後,白天我到臥室去拿東西也要開燈;每天晚上睡覺前我都要先拿竹棍把被褥、床單挑起來,抖一抖,拿手電把床底下、屋旮旯照幾遍,一有響動,身上就起雞皮疙瘩。從那晚一直到現在,我沒有睡過一晚上安穩覺。就是睡著了,做夢還是被蛇嚇醒。侯志富,你听著,你們那個土牆房子,
   我是不會再去住的。(哭)
   小花︰(白)爸爸,我也怕蛇。這村上沒的學校,我上幼兒園就住在外婆家,下年上小學也只有住外婆家。
   侯︰(白)好吧,等這幾天忙過了,我去看你們。
   孟︰(白)既然這樣,反正順路,我就把你們娘倆帶上。小鄭回村上記著,木耳菌種和魔芋種來了,一定要組織黨員和積極分子幫助侯志富家搶栽魔芋,搶點菌種。這是短平快,當年見效的項目,一定要落實好。還要安排一位女黨員幫他們家里做幾天飯。免得幫忙干活的人回家吃飯來回跑路耽誤時間。

共 19241 字 5 頁 首頁1234
轉到
【編者按】劇本緊貼時代,也反應出一些現實問題。在時代的大潮中,人應順流而行,如此方能走得遠,行得端。當然,在這樣的大潮中也有人想躺著不動,或是留戀于歷史而不願前行,就像許多重大歷史事件一樣,總是在曲折中前行,而不是一帆風順。相信,這次歷史潮流也是如此,可能會有曲折,但終會向前。[編輯︰風殘雲]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風殘雲        2019-08-27 14:35:54
  作為劇本少了一些戲劇沖突,有些人物態度轉化也過于突然。
寫支言片語 記零星感悟
回復1 樓        文友︰嘮叨碎語        2019-08-27 17:40:40
  謝謝編輯老師雅正鼓勵!
2 樓        文友︰嘮叨碎語        2019-08-27 17:39:21
  感謝編輯風殘雲老師鼓勵!秋祺!
3 樓        文友︰青州大浪        2019-08-28 08:56:55
  問好作者,感謝支持楊柳。祝創作更進!
回復3 樓        文友︰嘮叨碎語        2019-08-28 16:26:25
  謝謝社長鼓勵!遙祝秋祺!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