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澳門威尼斯人電子游藝-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心靈之約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心靈】草房子 瓦房子(散文)

精品 【心靈】草房子 瓦房子(散文)


作者︰呂煥剛 白丁,58.4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897發表時間︰2019-09-03 11:05:17


   七十年代,甦北鹽城響水境內最多的是蘆葦和草房子。
   草房子很隨意地散落在各地,不成排,更不成行,像一群身著舊簑衣的老漢,悶悶地蹲著,各自吧嗒想著生活的心事,一口一口地炊煙繚繞升天,迷惘成灰灰的時代背景。也有成片成群成村莊的,莊內細細的小路像喇叭瓜藤一樣連接起多籽的家庭。孩子們在透明的藤睫上活潑潑地滾動玩耍,我們都是木偶人,不許說話不許動,突然就定格成大大小小呆呆的瓜蛋蛋。
   過了年,只要天氣一轉暖,蘆葦芽就捅破大地,遙指天空,即使是挖河溝被傷筋動骨的葦根,也會以一鍬土為家,搭箭拉弓怒放生命。在暖風里,孩子們原先還把葦芽誤以為伏地茅針,一回頭,像是誰摁了一下電門,蘆葦們都抽條搖曳風中舞動成長起來。孩子們脫了冬裝輕盈地滿世界奔跑,像野性的蘆葦,每天都在拔節,天天都在變化。到了秋天,田野上零星散落的草房子就會被蘆葦徹底地包圍掩埋,漂浮成蘆葦海的點滴,灰白的葦絮在逆光中像芝麻蝦在透明的水里蠕蠕地浮動。秋風吹在人身上一天比一天涼,河床也清瘦起來。雁陣鳴叫著穿過瀟瀟葦蕩,在白雲藍天里排成人字形向南飛。天地曠遠,萬木漸萎,秋風瑟瑟,極目遠眺,讓人心生些許憂傷,甦北嚴寒而漫長的冬天就要來了。
   草房子和蘆葦成了那個年代鹽堿地上人與自然地頑強對絕。
   瓦房子是有的,在縣城和鎮上,鄉村是極少見的。在國有的黃海農場,青磚紅瓦房卻是一個家庭的標準配置。瓦房是刻意規劃的,老場部一排五棟,前後左右均等距離,電燈線串聯各家各戶,由南向北很氣勢地排成方陣。也許是兵團建制,建築群透著軍人的秩序和嚴謹,更不必說二師師部和大有街上的部隊營房了。附近康莊公社人家的草房子就更顯得寒酸局促和頹唐泄氣,凸顯著那個年代的不公與無奈。
   我家瓦房犄角旮旯地伸到了康莊公社的項莊,右邊就是一家坐西朝東的草房子。秦姓男主人是公社書記,他家的草房子和項莊的社員家一樣,一塊磚也沒有。我家7個姊妹,他家6個,兩家孩子調皮玩惱了,我們就扣他家牆皮,或者撒尿??他家牆根,逮住一個地方,哥幾個一次就能沖掏出一個大坑,嚇得他家矮矮的女主人低三下四地來我家求情告饒。更多的時候兩家友好相處,我從草房子里獲得了比農場這個群落里更多的友情和關愛。
   我腳踩二元社會兩個部落,更多體驗了人世間得冷暖。
   秦老六大約與我年齡相仿,卻比我矮了半個頭,瘦精精的,因為老小,被父母哥哥姐姐寵著,衣服上便沒多少補丁,甚至還有糖果糕點的零食,繼而敢與我家比攀。草房子就是好,冬暖夏涼,上面還能長草長花。確實,一到冬天,我家就熬一鍋面漿封窗戶,晚上經常听到北風得意的口哨聲,床上鋪的稻草或棉籽殼板結生硬,我們跟貓咪一起蜷縮成團團。我們經常上房揭瓦捉麻雀,一到雨天,屋里屋外一起下,但我們瓦房寬敞明亮,還有電燈。當時我與秦老六比了個平手,但不久我就徹底把他打敗了。夏天暴雨來臨,草房子淌下的水泥草混雜,顏色像醬油。我家瓦房上的雨水清甜透徹,做飯好吃,洗衣服干淨……附近草房子人家就拿著木桶、鐵桶、洗澡桶、搪瓷盆……好像要把我家瓦房箍起來。他們一大家候在門口,守望著。一開始雨打盆桶,叮叮咚咚,各發各的聲,節奏一樣,桶滿盆溢了就同唱一首歌。瓦上的雨像山澗里的溪水順滑流暢,又像水簾洞的雨簾,洞里洞外,把我們隔成兩個世界。項莊人淋著大雨,老老少少高興地一趟一趟地往草房子里拎水,他們滑滑溜溜、踉踉蹌蹌地跌成了泥人,倒地得一瞬間,先護著的是桶里的雨水。我們在瓦房里隔著玻璃窗看熱鬧,拍手驚叫:摔了一個,又倒了一個……有時草房子人家來了客人,他們甚至會到我家要他們稱的甜水(其實就是自來水)。他們端著臉盆自帶一瓢,一臉謙恭,舀上幾瓢,小心翼翼,千恩萬謝,笑眯眯地退著出門去了。
   秋天來了,風爽爽的,雲在藍天上舒卷變幻,齊齊地向北游移。地上草房子的泥牆上掛滿了黃玉米、紅辣椒,門前堆滿了蘿卜、山芋。男人們忙地里的事,主婦會帶領孩子們很盛大地做一件事︰丫山芋。一家人圍在小山一樣的山芋堆旁,左手一個紡錘形大山芋,右手一把長片刀,一般上四刀,翻過來十字形再四刀,更小的孩子就會把丫好的山芋掛在專門的架上。白天做不完就連夜干。如水的月光灑在每個人的身上,像披了一件水晶瓖邊的衣裳。原先大家還嘰嘰喳喳地說笑,小狗小貓圍著人堆追鬧,後來都累了就沉默,只有刀殺山芋地“嚓”“嚓”。這個季節,這樣的夜晚,月亮給項莊點上天燈,一地銀輝,小村無眠,家家門前端坐一群人,“嚓嚓”、“嚓嚓”,他們要趕著季節,乘著秋月,切好山芋,晾曬干透,用蘆葦席子箍成高高的糧垛子才能睡上安穩覺。
   有的人家要一連做幾天,門前要搭上四五個架子,這是他們一個冬天的口糧啊。
   草房子最致命的問題是容易失火,特別是在冬季。煙囪里的火星掉在草房上,隱隱的,悶悶的,耐心地積聚著,滲透著,一旦來風,星火驟燃,火借風勢,勢不可擋,半小時就能把一生的積蓄燒個精光。有一次,午飯後曬太陽,我突然發現,一百多米遠的劉家草房子好像在冒煙,以百米沖刺地速度大呼大叫地跑了去,劉家人慌忙敲盆喊人,一時間項莊來了幾十口,好在不遠處就有個大水塘……劉家人一一遞煙,感激不盡,人散回家。可不久我又發現他家房子冒煙了,跑了去,他家居然不信,出門一看,大驚失色,沒有滅盡的火死灰復燃,又慌忙敲盆……我見過更厲害的草房子失火是在一個半夜,項莊西面突然就響起敲鑼敲盆哭喊聲,暗紅明滅了半邊天。趕到現場,草房子燒得正旺,通紅的火焰發出“呼呼”地聲響,瘋咬狂嚼,勢不可擋。人們還是一盆一盆地傳遞水,主人還是跑來跑去地求救,女人披頭散發,被人死死地拽著,她哭喊著向火里沖,還想搶出更多的東西。一家人被燒得衣衫襤褸,露胳膊露腿,哭成了一堆……
   許多年後,我偶然在畫展中看到挪威畫家愛德華?蒙克的《吶喊》,那變形扭曲尖叫的面孔,那圓睜的雙眼和凹陷的骷髏臉頰,那種末世來臨得驚恐……背後是如血如火的色彩,讓我想起項莊那場火災。
   秦老六,你還敢與我比嗎?
   那時,我家按月拿著本本去場部買糧買油,還有布票、電影票、澡票……草房子人家就很羨慕,他們甚至拿山芋干、玉米面跟我們換各種票。每到夏收秋割,農場就如臨大敵,不但是時時關心天氣預報,還要時時提防背著蘆席簍子的公社人。他們老少成群地蹲在田頭地尾,伸長脖子,盼望著,盼望著,稍不注意,他們就“嗡”地一聲撲進收割後的麥田,搶拾麥穗、麥秸子。東方紅拖拉機無情地翻耕麥田,一切都掩埋進土里。農場也要趕季節,種夏季水稻。忽有一個秋天早晨,在上學路上,我踫到一個渾身是血的公社人,被兩個警衛連的人用槍押著。我驚恐地看他們走過,听到了血凝固在衣服上干燥地摩擦聲……後來听講,兩個公社人半夜偷水稻,搶奪看青人的槍,走火,打中了一個,另一個就背著跑,中槍的因失血過多死了,才四十多歲……
   那時候農場孩子很痛恨公社人,以為他們偷吃偷拿,還偷糞,不勞而獲,私心太重,哪里知道體制使然,先天不公,他們土地稀少,沒有機械,靠天吃飯,貧困交加,“一大二公”地被捆住手腳……
   去年底,听說中山河上又架起一座大橋,就想去看看。走到小閘口卻意外地踫到了項莊的一個劉姓發小。老樹皮一樣的手一握,加上溝壑縱橫的臉,他至少比我著急了十年。先前還很激動,隨後逐級降音降調降回原本,直至又低矮到四十年前的塵埃里。想當年他家窮得沒衣服穿,他家大哥愣頭愣腦地把部隊營房前曬的衣服一把擼到頭,抱回家,被抓個正著……閑談之余得知,項莊的那片草房子早就沒啦,家家都蓋起了樓房,他家早從項莊搬出,自己在中山河堤的白楊樹下蓋了一排寬敞的磚瓦房,還有輛馬自達轎車。幾個孩子都在城里打工買房結婚生子。末了,他憂心忡忡地說,自己老了,不想去城里,這排房子還有幾畝地想留給最弱的兒子……
   一樣的日月同樣照在我們身上,一條中山河同樣滋養我們成長。我吃國家供應,旱澇保收,老有薪金,還要憤怒企事業單位的不公,退休還分三六九等。他靠自已刨食,听天由命,老無所依,還要擔心陰晴雨雪地里收成,兒女還要再補貼。原生的不公和早年的艱辛苦難滲透融入在他們的性格和精神里,讓他們一輩子匍匐于地,永遠仰望這世間的人和事。其實,他的子女與我們一樣過著城里人的生活,農民的稅賦早已減免,國家也在逐漸的給農民發老年補貼,幾畝地在未來增值無限,他現在的物質財產遠比我富裕的多啊!
   我們爬上高高的中山河新大橋,視野一下高遠起來。五車道的大橋和寬敞的馬路把鄉村與城市連接起來。向西目力終極處,太陽照在中山河上,碎金爛銀,鷗鳥飛翔,兩岸蘆葦叢生,葦絮輕曼,似煙似霧。河水從西向東,無聲無息,流過曾經滿是草房子的七套、六套、康莊,流過黃海農場,不緊不慢流入再也分不清江、河、湖、海的大黃海。

共 3461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描寫生產建設兵團生活的散文,在這篇作品中,作者主要講述了一個住戶的問題。並以兵團的青磚紅瓦房與周邊農村的茅草房進行了對比。凸顯出了那個年社會上普遍存在的幾大差別。作品流暢生動,用兩個孩子對瓦房和草房的對比生動對展示出了那個年代的社會生活的眾生像,把我們都帶到了昔日的歲月里。在那樣社會背景下,孩子們長大了,逐成了老人,但那時的差別還是延續了下來,城鎮人和農村人仍然還有著差別。這些都要靠社會的發展來逐步地解決。可喜的是,現在農村的條件也好了許多,在某些方面甚至還超過了城里。作品中對于那個時代人們生活場景的描寫也十分地生動,生活氣息和鄉土氣息濃郁,不愧是一篇佳作,推薦共賞。【編輯︰透明秋語】【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9040016】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9-03 11:06:01
  一篇值得細品的作品。點贊!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2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9-03 11:06:38
  一篇《草房子 瓦房子》將人們帶到了曾經的歲月。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3 樓        文友︰透明秋語        2019-09-03 11:07:19
  恭祝身體健康,創作豐收!有更多的佳作展現在心靈之約!
在這里相逢是我們的緣分!
4 樓        文友︰呂煥剛        2019-09-03 14:45:09
  感謝編輯老師的點評。雖然都是在鄉下成長,但農場和公社卻差別巨大,就像是兩個世界。曾經看到有人文後留言,他們當時的感覺農場人都講普通話,電燈瓦房,女子像電影演員一樣漂亮,農場像後來人們向往的香港一樣。他們的這些感覺深深地留在我腦海里,遂成此文。好在今非昔比,他們已經能夠勤勞致富過上了好日子。
5 樓        文友︰情海飛花        2019-09-06 16:57:54
  好文章把我們帶回到了那個艱難生存的歲月,細節寫得很活。
做自己能做到的,不說自己做不到的。
共 5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