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澳門威尼斯人電子游藝-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像風一般飛揚(散文)

精品 【流年】像風一般飛揚(散文)


作者︰王克楠 秀才,1072.9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296發表時間︰2019-09-03 11:56:35

【流年】像風一般飛揚(散文) 我要去的地方是一個隱形之地。
   那里有一個奇特的房間,牆皮是綠色的,有點兒潮濕,空氣中傳來了隱約的霉味,房間里有很多的書,每個書櫃上有一個名字,李白的家,甦軾的家,屈原的家,等等。
   你知道,我最喜歡的就是秋天了,秋風狂熱的時候,也就是我飛翔的時候。你知道,我一旦飛翔,不會悱惻難忍,不會再回來,我會在天空看著大地上濕漉漉的樹葉,樹葉上的劉海,劉海後面的海棠紅……大地上橫七豎八的江,尤其那條十分熟悉的黑江,江旁邊的各種新式的轎車,噴發出咖啡的味道,轎車里的時髦女郎穿著露出膝蓋的牛仔褲,一切是混沌的,但攪合成了江邊的風景。風景幾乎是固定的,沒有什麼去破壞它們,只有我家老房子里的莫名其妙的聲音,金屬一般的噪聲,會使它們暫時欠一欠身子。
   我曾經在江邊的老房子里住了八年。晚上睡覺,習慣于听著江水的翻騰入睡,讓江水在夢里開出玫瑰。喜歡李白睡在孤舟里,人被木頭裹著,木頭被水裹著。我喜歡江邊的夜晚,沒有工業污染的江,像是青澀的少女,江邊一盞路燈也沒有,抬頭望去,只有白雪雪的月亮。可以說,整個天空亮如白晝。
   我從心里熱愛這條江和江邊的田野,春天的時候,碧綠的茅草,大片的稻田,山坡上的楊梅樹和枇杷樹……風吹過來,全是親人的味道。春天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是一棵草,一粒等待起飛的蒲公英,一出生就期待秋風起,因為風會給予盛裝的我以輕盈,用它神秘的小手把我托起。那一刻,是我人生中最甜美的時刻。
   那個時候,我剛剛初中畢業。老爸是勤勉的,除了出外當泥工,還養了十只山羊。我知道老爸的意思,他是擔心我一聲不吭就出走,去廣州打工。他是想用這十只山羊拴住我。我雖然喜歡在山坡上放羊,吹一支竹笛,像是無憂無慮的樣子,心中卻想著外面的世界。有的時候會在山坡上小睡,睡著的時候,會感到自己在雲彩里放羊,曾經寫了一篇散文《在雲彩里放羊》,寄給海南的她,期待她的夸獎,可是她在微信只是哼了一聲。
   我干脆直接問她,我可以不可以去海南打工?她說,你想凋零,你就過來。
   我是懼怕凋零的。就像是火焰懼怕冰冷的嚴冬。一切近乎凝固的嚴冬,夜色降臨的時候,大地像是有意反抗天空似是,一片白亮,連我所熟悉的楊樹柳樹之類的,也是白的,它們是暴風雪里站著的活尸,都長著白色的翅膀。它們是詩歌,但比詩歌嚴酷。像世間萬物,遠看很美麗,走近了,卻是一片荒涼。
   既然無法去海南,就繼續坐在山坡上發呆。也常常倚在老房子里的木窗邊望星空,我注視著的星星,大約是她看不到的吧?同樣一顆月亮,被甦軾寫成了“千里共嬋娟”,但是如果一萬里呢?我的哥哥在洛杉磯,能和我看到同一個月亮嗎?我眼前的星星,有的從弱光到強光耀眼得很,有的則一點點弱下去,以至于消失。這個時候我的心情很悲哀。我一直希望能看到一顆在夢中耳鬢廝磨熟悉的星星,就像我那個最熟悉的人。
   也許你不相信,我最熟悉的人是一些哲人,尼采,叔本華等,人生是一個無底洞,我不知他們怎樣就洞察到了人生的悲哀。還有印度的泰戈爾,他以“愛”作為哲學,豈不知愛情是酸澀的,酸澀的後面還有明晃晃的刀子,哲學里的愛情不過是暫時的一個避風港。
   有時候我會想,我和我所居住的村莊有什麼關系?僅僅出生在這里?僅僅有一座靠江的老房子?這座村莊里的房子,究竟哪一面窗戶是我的眼楮?哪一棵樹木是我的手臂呢?當然村莊里的巷子里有我的痕跡,我也曾經把這些痕跡當做鄉愁,向一些人展示過,可這又說明什麼呢?
   如果毫無趣味,不如坦然離去。我一次次坐著火車遠行,就像去逃跑,去陌生的地方,好像只有到了遠方,才能尋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坐著火車遠行,有的時候是綠皮的慢車,有的時候是風馳一般的動車。列車西行,迎面而來的是戈壁灘和雪山,雪山上降滿白色之物,白晃晃的。寒風封住了所有上山的路,沒有翅膀,無法登山……這和我原來的浪漫想象形成極大反差。
   去海邊吧,海邊也許是溫暖的。我終于回到祖先生活過的岱海(內陸湖),海邊並沒有父親的那匹小紅馬,也沒有二爺爺耕作的菜園子,只有人,形形色色的人。白日太喧嘩,我在夜晚到了海邊,親切的海,海面安靜,像是淑女的睡眠,偶爾會有一條機動船劃破海平面,沒頭沒腦的發動機轟鳴。我的眼前涌現當年走西口的那些年輕而俊美的祖先,為了生活,他們攜裹我的未來,從山西的忻州來到這里,扎下根,成為岱海邊的名門望族,可是我為何無地扎根呢?
   我喜歡飄。
   飄起來了,我才知道自己是誰?才知道到了哪里?可是到了哪里呢?這些年發生的許多事情,總是催發我的健忘癥,忘記了,眼不見心不煩。我希望恢復記憶,就像會寫詩歌的人恢復對《詩經》的記憶,就像讀書人恢復對孟子的記憶,我呢?希望恢復到自己記憶恢復到誕生的地方去。這些年,自己的眼前總是出現少年時分的小河,河邊的蘆葦,蘆葦里的魚,還有水流的聲音,總是那麼委婉而堅定,魚兒遇到了攔河壩,飛翔到了水面的聲音,水邊的霧,用霧氣包裹的蘆葦的神秘聲音,一只白鷺在水面上飛,飛得優雅而高貴。
   我知道我記憶發生的地方是景,不是人,人是在景之外的。
   我的少年就是我的天堂,但是天堂生活會醒來的。醒來就很跌落,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一覺醒來,許多的不堪就像狗一般臥在你的身邊。房屋里有聲音提醒我︰房屋貸款,被銀行催了!女兒從所在單位失業了!自己的老爸打工一輩子,腿被摔了,被醫生判斷為肌無力!所寫的書稿有幾米高了,出版依然杳無音訊……于是走出門,看到熟悉的芙蓉樹的笑容,她的碧綠細長葉子,象裁剪的紙條排列在寂靜空間里,它是粉色的,像是民國年間那些老故事,花影之間閃爍著陸小曼和林徽因。
   少年時代酷愛推鐵環,能把鐵環推到月亮去。推著鐵環跑的時候,世界是跳動著,河水被激出一圈圈波紋。山西女孩穿著紅裙子,由于家庭出身,要隨父母被遣送到山西老家,後來才知道她的老家也在山西忻州。那個時候喜歡樹林里楊樹的青色樹皮,水靈靈的,真的是一掐一股水,樹瘤一般爬在樹干上的蟬,癢癢的,心肝寶貝,我曾經小心地把她們摘下來,放到青草柔軟的地方。院子里有兩棵梧桐樹,父親說,要愛護樹,等你長大結婚時,鋸倒樹,給你做衣箱,可是沒有等到長大,樹就被居委會的人刨倒了。
   少年的夏天,還喜歡爬到房頂上乘涼。房頂對我來說,是一個高度,感覺從房頂踏上雲彩更方便一些。房頂沒有翅膀,只是麻雀和鴿子有翅膀,它們喜歡在房頂玩耍,尤其是鴿子,咕咕咕咕,用有磁性的聲音招呼她的伴侶。鴿子是撲稜稜從房頂起飛的,引發自己可以從房頂起飛的想像。其實從房頂起飛和降落的是陽光和月光,自己一次也沒有起飛過,因而對陽光和月光心生嫉妒,飄到天空的是太陽月亮,留給自己的只是無邊傷感。
   為何無法飛翔,因為被肉身困著?可是哪個又能脫離肉身存活啊。有的人很幸福,比如捷克的昆德拉,他一直無法承受生命之輕,我則不幸,總是無法承受生命之重,從少年到老年,沉重的黑斑不曾褪色。肉體便是氣囊,往肉體里注入什麼氣體才能飄起來呢?氧氣?氫氣?人的身體不是熱氣球,果真注滿了這些氣體,生命恐怕就結束了,談何飛翔?人又無法和自己的肉體分離,除非死亡。
   死亡是歸宿,不是驛站,肉體在驛站天天看著天空的鳥兒,期盼飛翔。
   誰能催動我飄起來,只有風,秋天的風。人在山的這邊,風在山的那邊,于是就相信風會掃除山的阻隔,就這樣耐心等著秋天,等待一場凝重的風。

共 2898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篇文章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可能就是我從語文老師那里接受的“形散而神不散”。從文章里讀出了作者的經歷,以及經歷痛苦和沉重之後的思索與向往。一個人,有生命,就會有俗事的煩惱。肉體是累贅,也是寄托夢想、生發激情的載體。精神以高貴的面孔出現,但須臾離不開生命。于是,作者就把希望寄托于收獲後的歡愉。在秋風中輕舞飛揚,居高臨下是一種掙脫,亦能享受綴滿果實仍然飛翔的輕盈。佳作,編者推薦閱讀!【編輯︰梅子青】【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9040013】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梅子青        2019-09-03 14:22:13
  願望美好,是一切美好的泉源。生活原本坎坷,即使是在風雨交加的日子,也渴望飛揚並能飛揚。這是精神的偉大,比物質更加堅韌持久。
舊書不厭百回讀,熟讀深思子自知。
2 樓        文友︰逝水流年        2019-09-04 22:42:46
  品文品人、傾听傾訴,流動的日子多一絲牽掛和思念。
   靈魂對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時光變得更豐盈和飽滿。
   善待別人的文字,用心品讀,認真品評,是品格和品位的彰顯!
   我們用真誠和溫暖編織起快樂舒心、優雅美麗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學社團精華典藏!
   感謝賜稿流年,期待再次來稿,順祝創作愉快!
愛,是人世間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尋紅塵中相同的靈魂。
共 2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